近日,在阳明海运营收、获利都即将创下历史新高之际,其公司一位工作23年的老船长,眼看万海、长荣不断的大举买船,阳明却“裹足不前”,将对公司发展的忧虑以及船员在疫情期间在船上所受到的心酸,以一封“辞职信”的形式写出,让外界看到在阳明业绩蓬勃发展的后面有一群默默付出的船员。
全原文如下:
董事长钧鉴


职为鲜明轮船长,因有感于近期船队因疫情、船员待遇及公司长期漠视船员所造成的人心浮动,利用董事长开放此信箱的德政,向董事长反应,也感谢董事长让基层员工可有直接反应心声的机会。
职自1998年进入公司,至今23年,船长资历10年,觉得目前船队已经缺乏以前的向心力,原因即为船员权益长期被漠视,甚至视船员是约聘人员。公司营运不良时,用次级设备、配件、物料,要船员共体时艰,公司赚钱时,船员却是约聘人员;只要出事与船上有关,就是船上没做好最后把关,以历次危险品货载事件为例,最后都是大副被惩处,职遇到CLASS验船师也讲,只有阳明跟其他航商不同,这种事都是岸端要负责的,因为岸端在装货前,有更多时间和资源可以过滤货载情况。
另外公司各部门为遵守自己部门KPI,却没人在乎会造成公司更大亏损。运务部为KPI,只要船一完工就须开航,以高雄港为例,明明凌晨4、5点开航,领港、拖船夜间费用较高,下一港亦无急迫性,也要求浪费钱开航,只为遵守KPI规定,而无视花费更高开航成本。工务部为了KPI送非原厂或次级设备、配件上船,常常造成一换修完又故障,船上要一次又一次重复拆装设备,常常只为省一条O-RAIN的钱,但以船员薪资计算,浪费时间成本拆装半/一天的薪资成本,已经够买几十条原厂O-RAIN的钱了,只因为用副厂省的钱算工务部的,船员薪水是船务部的,担误船期、浪费油追赶船期是运务部的。职接任5500TEU船时,发现驾驶台玻璃未装有防雾金属加热丝,工务部回覆加热丝非法规要求,所以阳明10艘5500TEU船,在后续20年航行时,驾驶台窗户雾化,无法看见外面不重要,工务部省钱比较重要?

公司长期忽视船员,船务部无法提供有竞争力条件招募足够优秀船员,造成许多不适任船员续用;如职前艘船,三管造成船于进港时主机SLOW DOWN而被轮机长开除,但因船务部已无足够三管,只有将该三管调下再换条船续用,造成其他船处于高度风险,而任何一次事故损失,都远超过公司省下的钱。
去年职因更改航线为印度线,申请防护衣以防甲板当职人员染疫,但总务部却欲配发一件不到30块的轻便式雨衣供船上防疫,5月台湾爆发疫情,岸勤人员可以居家上班防疫,公司还有各项补助,却要船员穿简陋的雨衣在高温及高风险的印度防疫(当时印度确诊已超过500万人),这就是为什么公司现在公司赚钱,却留不住人的原因,一边喊船员辛苦了,一边却给最简陋的装备去疫区防疫、卖命,怎么会让船员相信公司在乎船员生命安全?连申请快筛剂供船队于必要时检测,公司至今都未核发,船员连知道自己是否确诊的权利都没有?


职也多次发现,公司为省眼前小钱而购买短期大陆吨税,但买长期大陆吨税,一条航线1年可省下500万台币,却没人愿意花心思细算。
以上举例在董事长眼里虽是小事,但却隐藏所有阳明人的通病--短视。KPI制度或船/工/运务部或其他部门为公司遵节费用虽立意良善,但只能说公司已经“省”习惯了,而忽略省的代价,却是日后花更多钱,或让其他部门处于高度风险,只要自己部门现在省到钱就好,却没有人在为公司长期整体利益考量,仅有前任谢董及郑董您们两位,是有使命来阳明,而愿意花心思的。
反观长荣整个公司骨干都是船员,甚至董事长都是船长出身,而长荣快要是全球第5大航商,与阳明运力差2倍,2年后差3倍,阳明省这么多,却省到和长荣越差越远。问题在哪里?阳明/长荣一样在台船造8000TEU的船,长荣造船费用却比阳明高许多,为什么?职前几年于杜拜坞修,公司派驻杜拜代表登轮参访,见到职第一句话竟是“船长,船这样坐在木墩上会不会倒?”,职才知,原来公司驻外代表竟连船的形状都不清楚,更何况其他岸勤人员。公司所有部门最后都是对船队运作,所以船上对公司及各部门缺失是看的最清楚的,但公司却最不重视船端的意见,实在费解。


去年海运开始复苏,万海第一个动作是收购二手船,连造船时间都不用等,这批船现在跑2航次就可回本,MSC从去年8月到现在,不计成本买入124艘船,长荣/万海一年多来,新船订单已经到第3轮,德祥海运计划将今年营利300亿,全部用来造22条新船,并要求船厂2024前交船,以赶上减碳公约的缺船潮,但公司目前却毫无消息,眼看造船成本攀升,船厂交船日期更久,公司却说造船很复杂,难道公约只针对阳明,对长荣/万海豁免?这些公司看到什么海运前景?阳明如果眼光独到,过去10年为什么不赚钱?就算为符合减碳公约造LNG燃料船,阳明也不是第一家造LNG船的航商,所有航商都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