随着国内疫情防控日趋常态化,对外贸易迎来复苏。在对外贸易迎来增长的同时,远洋航线的集装箱出现一箱难求、一舱难求、运价大幅上涨,这给生产、物流企业带来不小影响。外贸企业订舱难,有企业不得不暂停接单。
海运“一箱难求” 企业面临物流难
平度市是国内假睫毛生产基地,假睫毛产量占全球70%,有生产企业5000余家。冷素美是青岛当地一家假睫毛生产企业的负责人,最近她一直在为出口订单的物流发愁。尽管来自欧洲和美国的订单不断,但面对紧张的海运舱位和高昂运价,企业不得不暂停接单。
山东青岛某假睫毛生产企业负责人 冷素美:确认订单的时候,已经给客户报过一个海运的价格,做好货之后,价格上涨了,而且涨了不少,陷入一个很被动的状态。
价格上涨,让外贸企业有些吃不消,而忙碌的还有货运代理公司。董呈文是一家国际货运代理公司的工作人员,他告诉记者,今年4月以来,国际航线的集装箱运力紧缺,运价较2019年同期上涨了约五倍。
对于托运人而言,形势确实严峻,全包费率(总运价)大幅飙升,而舱位(尤其是通往美国西海岸港口的舱位)也非常难以确保。疫情导致的集装箱滞压、运输周转不畅以及港口拥堵等情况仍未出现有效缓解迹象,运输困局未有实质性改变。根据FBX指数显示,至美国西海岸的基本即期费率为每40英尺6564美元,比上周上涨12%,而至东海岸每40英尺为10503美元,比前一周上涨7%。
某国际货运代理公司商务部经理 董呈文:疫情之前,青岛至美国线路,基本上超高集装箱的运价在3000美元左右,现在疫情之后,基本市场价在16000美元左右。尤其是欧洲和美国航线,货物如果要订舱,基本上需要提前一个月左右的时间。
海关统计数据显示:上半年中国货物贸易进出口总值超过18.07万亿元,6月份中国外贸进出口总额同比增长22%。物流需求较高与运力供给不足导致了运价上涨。另外,北美、欧洲等主要目的地港口遭受疫情重创,周转效率下降,塞港严重,也加剧了国内海运“一箱难求”。
目前,港口拥堵已蔓延至全球,五大洲越来越多的集装箱船在等待泊位停靠。日前,据相关平台统计,全球有328艘船舶滞留港口,116个港口报告了存在拥堵等问题。
比如,香港的航运延误给当地制造商货主、托运人带来了较大的麻烦。目前不仅面临缺箱少柜、订舱难的问题;还将应对港口拥堵、运费高涨、船舶跳港及其导致商品库存增加存储费用高昂等一系列窘境。
又如南非,继半月前南非因抗议活动影响,德班港部分船公司宣布暂停运营后(。上周四南非物流集团Transnet服务网络遭到黑客攻击,南非德班、恩古拉、伊丽莎白港和开普敦港业务陷入瘫痪。码头运营商宣布不可抗力(查看文章:该国多个港口宣布不可抗力!船公司宣布跳港)。
某国际货运代理公司华北区首席代表 曾怡棠:跟踪过一条到美国西部的船,10天到14天才能靠泊,这也大大减少了船和空的集装箱的回流能力。
铁路集运成新选择 海运紧张供需或将持续
一边是企业旺盛的订单和产能,一边是紧缺又昂贵的舱位,跨国物流成为外贸企业经营发展的一股阻力。面对这种情况,周转效率高、运价稳定的铁路集装箱运输受到外贸企业的欢迎。
在上合示范区青岛多式联运中心,货运车辆进出繁忙。自去年下半年全球海运运力吃紧以来,铁路集装箱运输成为不少货主的首选。
山东青岛某物流公司国内运输部市场经理 陆书盛:在保持原有运量的基础上,客户主要增加了出口货物的发运,有山东省周边的工业型产品、生活类产品,发往欧洲国家,包括意大利、德国比较多。
在疫情之前,铁路集装箱运输相比海运,价格优势并不明显。可随着海运价格高企、舱位“一箱难求”,十余天到中亚、二十多天到欧洲的中欧班列成了货主眼中的“香饽饽”。
为缓解集装箱运力紧张,交通运输部近日表示,将会同商务部等部门,加大运力供给,提高集装箱的周转效率。不过,新增运力投入使用至少需要一年半以上的时间,海运运力紧张、运价高企的现象短时间内较难改变,生产企业应降低对外贸订单的预期,同时更多发掘国内消费市场潜力。
中国远洋海运大学企业管理学院副院长 王鹏:运价大于产品的价值本身,这就有巨大的弃货风险,根据物流的效率,来适当调整自己的生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