近日,困扰于运费已久的外贸人终于出了一次圈——“ #我国外贸企业。#”冲上了微博热搜。这个话题的阅读量甚至超过了1.3亿。
从2020年下半年航运市场迅速回暖引发的集装箱一箱难求的局面,在今年依旧持续着。
一些“天文数字”或许会让外贸圈外的普通市民瞠目结舌:
当前出一个高柜到美国,运价可以报到1.5万-2万美金,折合人民币是10万元以上。
有人在话题下评论说:“欧基港疫情前平常价八、九百美金,现在八、九千了,有些舱位还要排队”。
还有的网友说:
翻了十倍的运价已经没人想讨论,更多外贸人在认真询价:“这个价格哪里去拿?”
因为亚洲运往欧洲的运价也早已突破1万美金。
有人说现在外贸人出个货堪比西天取经:
抢舱位、抢柜子、战“黄牛”;
截单早、开港晚,预提费、落箱费再来一大笔;
有的企业压了五百多个柜子出不了,只能在外租仓库,每月月租20万;
有的企业货都做好了,但接到客户通知,说今年不出货了,放到明年吧;
有的货海上一漂三个月,就是进不了港卸不了货,业务员天天被客户追着骂;
外贸缺的不是订单,而是柜子、是船、是目的港的运作能力。
于是,做出口的想去开船。
各国相继出手整治混乱的市场
日益飙高的运价已经成为2021年外贸界最大的“黑天鹅”,让从业20年的老外贸都大呼“活久见”。
中、美、欧、韩都已开始着手整治混乱的海运市场:
我国修订了《港口收费计费办法》,督促口岸经营单位进一步清理精简收费项目,明确收费名称和服务内容,依法依规查处口岸经营活动中的涉嫌垄断行为。
美国政府则签发了行政令,打击“不公平和不合理的费用”,并对除以星之外的全球9大船公司开启审计。(这10大船公司没一个美国的。)
韩国政府则直接给中小出口企业发补贴、保舱位,并且要求本国最大的海运公司HMM增加临时船舶。
另外,韩国公平交易委员会,正在对HMM、兴亚海运等该国多家班轮公司涉嫌哄抬运费的行为,进行审查,并拟定制裁措施。
运营商将可能支付相当于服务收入 8.5%-10% 的罚款;罚款总额目前并未披露。但据透露,这 12 家韩国班轮运营商将面临约 4.4 亿美元的罚款。
航运公司利润创新高
据悉,全球11家主要的班轮公司2021年一季度息税前净利润(EBIT)合计达到了162亿美元,创下历史新高,超过了过去10年一季度EBIT的总和。
此外,中国某大型船公司、达飞、长荣海运、阳明海运、以星航运等公司,2021年一季度利润都超过了去年全年。
据国际航运研究及咨询机构德鲁里(Drewry)的集装箱航运市场季度分析,在港口和船舶系统运营受到巨大干扰的背景下,2021年将是集装箱航运史上暴赚的一年,承运人利润接近1000亿美元,平均运费上涨50%。
而且,这种高运价预计将会持续到2022年初。
外贸人的社会话题度不该是热搜上的昙花一现,也希望当前的外贸环境和难点可以被更多人看到、认识到,最后能够给予外贸行业及时而有力的支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