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高昂的集装箱海运价格是否由垄断行为导致还没有调查结果,但美国正在尽可能解决这一问题。

本周五上午,美国总统乔·拜登在行政决定中提到了对航运业的干涉。简报上写道:“在航运业,全球(集装箱运输)市场发生了急速的整合。2000年,最大的10家航运(班轮)公司控制了12%的市场。如今,这一比例超过了 80%,让需要出口商品的(美国)国内制造商任由这些大型外国公司摆布。因为出口商的货物需要等待装卸,强大的集装箱托运人就向他们收取高昂的费用。 这些称为‘滞箱费和滞港费’的费用加起来可能高达数十万美元。”

总统发布的命令是:鼓励联邦海事委员会(FMC)对向美国出口商收取过高费用的承运人进行严厉执法。

上述关于市场正当竞争的说法可能仅仅让班轮公司有些担忧,但在涉及到‘滞箱费和滞港费’时,美国托运人的抱怨的合理性很强。

一位曾代表货代和无船承运人与FMC打过交道的在美国从事海商法案件的律师表示,拥堵加剧导致很多集装箱被集装箱港口拒之门外,托运人被迫要支付这些最初为防止将集装箱用作微型仓库而制定的费用。由于港口的运力不足,很多情况下,它们拒绝让货主带回空集装箱,可即便这样,托运人们仍然需要缴纳每天 250 美元的包干集装箱滞期费。我想不出有比拒绝接受集装箱并在人家试图退回集装箱时还要收取滞期费更不公平的做法。”

但据悉,班轮公司们普遍反对拜登关于他们不正当竞争的说法,世界航运理事会认为高运价应归咎于新冠疫情,集运业已尽其所能来防止供应链中断。

FMC 真管得了“滞箱费和滞港费”?

FMC 是运输部和执法局的一个部门,“滞箱费和滞港费”在FMC 的监管范围之内。

自 2020 年3月6日一致投票决定对滞期费的指控进行调查以来,由丽贝卡·戴(Rebecca Dye)专员做主要负责人,FMC设置了一个专门的小组,这个小组一直在调查高价的原因, 6 月份,它表示,可能有产生处罚或者其他执法行动。该小组将于9月2日提交中期报告,12月2日提交最终报告。

律师说:“FMC 很乐意做他们认为对公众正确的事情,这将结束其中一些”不公正的费用, FMC 所要做的就是证明现在的“滞箱费和滞港费”不合理,这也将为公平的定义开创一个先例。

据悉,处罚将采取罚款的形式,最高可达六位数。
 
13,870-teu 集装箱船 ONE Minato(2018 年建造)由 Ocean Network Express 运营。图片来源:Pixabay

FMC主席 Daniel Maffei 支持拜登签发的命令,他说他将尽其所能确保FMC遵守该命令。FMC已经开始寻找有关集装箱滞期费和运力的非正当竞争行为的证据。

他在一份声明中说:“关于集装箱滞期费,FMC的首要任务仍然是识别并采取行动,打击那些蔑视FMC最近的对合理法规和做法做出的解释规则的人。总统今天签发此项命令支持了我们,也表明他将优先考虑公平可靠的供应链。”